广西水产渔药虚拟社区

散心变闹心 赴港买中药材陷天价陷阱 内地消费者干吃哑巴亏?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对于许多内地消费者来说,去香港购物,药房是必经的一站。如果您用“香港”、“中药”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就可以看到各种购物指南和购买攻略,大到药品介绍,小到店铺名称都非常详尽。
但是,近日有不少听众向中国之声反映,在香港药房购买中药材之后,发生了“斤变两”的消费纠纷,尽管多次确认,但最后几百港币的药材,被收了几万块钱,并且店家会以药材已经切片或者磨粉为由,拒绝退货退款。这中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误会?内地消费者在港购物,如果发生了类似的事情,该如何维权?
狠戳下方音频,一起听报道

在香港买完药材至今,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,河南的王女士至今维权未果,13号她给香港海关回复邮件,希望海关能够帮助她解决3万元的购物纠纷。
今年7月,王女士一家人和朋友去香港散心,25号,她在铜锣湾骆克道的中西大药房买了一些成品药。
王女士说:“我们最开始进它店里面,就是为了买治蚊虫叮咬的抹在身上的霜,然后我们进店的时候就随意的买了一些,就2140元,他帐都算错了,应该是2027才对,他多算了113港币,当时我们就没太在意,他们就把我们买的药拿到放有凤尾草的柜台内,还特别好心的说给我们包一下,当时感觉挺不错的,很周到。”
一开始在门口等待的王女士的丈夫,此时走进店内,店员开始推销凤尾草。
王女士说:“他就说你老公是不是每天晚回家?就是喝酒啊睡得晚,就是说眼袋特别深,一看就是肝出了毛病,他就自言自语用一张白纸开了三个草药的名字,我老公把那张白纸递给我了以后,我就说还是回去到正规的医院开药方,医生开的药我们吃得放心。”
据王女士介绍,店员看到她有些犹豫,于是跟她说,凤尾草以外的两种药材算是赠送的,加上自己的弟弟一直患有肝病,王女士动了心。
王女士说:“他看见我不想买就说哎呀这两样是送给你的,这三样只收你470(港币),问了好几遍他都说是只收470,所以我想着把我一张卡上的余额刷完。”
王女士拿出了自己一张余额还有430元人民币的银行卡,刷了之后提示说余额不足。
王女士说:“我想着我把余额记错了,因为我的手机去香港的时候没有开通国际漫游,我也没法打电话也没法查我的消费记录,然后换了我老公的那张信用卡,因为我们在内地很少用信用卡,以前他知道他的卡可以刷一万块钱。”
可没想到这次仍然提示余额不足,因为此前购物也刷了这张信用卡,王女士想是不是自己的丈夫把信用额度记错了,同时她又跟店员确认,究竟是多少钱,店员告诉她是“三七六零”,这时药材已经被加工成粉状。
在之前听说香港药、化妆品什么都特别好,一点都没想到它会来骗你什么的,所以他说“三七六零”的时候,我说你就这一点东西3000多,我接受不了,他就特别为难,说打成粉了,就到店铺后面也不知道打电话没有,说是跟老板打电话,出来说三千块钱,做给你。我就想着三千块钱就当买个教训。
王女士掏出了第三张卡,这张卡,是她给父母存养老金用的。
王女士气愤地说:“刷的时候他有意的遮挡,说请你输入密码,请的这个手势就遮挡住了金额,那会儿心里也带着气,就想着3000块钱怎么这么倒霉,一生气的情况下刷了卡,输了密码以后他把单子给我,我看是个“3”,也没有太在意后面是几个零,后来我朋友来了说,“哎呀,你这是三万啊”,这样才仔细看,当时就感觉浑身发凉。”
原来店员所谓的470港币,是每两的价格。王女士选择报警,希望在警察协助下调取店内监控来维权,但是没有成功。回到深圳之后,王女士联系香港消费者委员会,消费专员做出了邮件回复:该公司拒绝退款。但建议阁下可携带全部货品到该店进行换货(全数换取海味产品)作和解方案。阁下怀疑商店标价有误导情况,可考虑向香港海关举报。10月13号,王女士向香港海关回复邮件,叙述当时的情况,目前仍在等待海关的处理结果。
实际上,遇到类似问题的,并不止王女士一个人,在一个香港购物维权QQ群中,100多人遭遇过类似情况,大家交流自己的经历,也给其他群友出主意。那么,遇到此类事件,消费者该如何处理?又应该怎样防范?
陈先生,2013年时,同样遇到了类似的“斤变两”的事情。
陈先生说:“在香港恒丰酒店楼下有一家药店推荐太子参,就说你气色不好,我跟他确认好几遍,是300港币?他说是的是的,我说总共300港币?我一问到总共是300港币的时候,他就有点很模棱两可的那种,不说是也不说不是,但是我问了好几遍觉得没问题了,他就问我要不要把太子参打成粉,他说磨成粉了回去就不用自己磨了,装在罐子里携带也方便,结算的时候账单一递过来就3万多港币,我想这肯定就是被宰了,如果你是诚心做生意,我问你,你总价格应该大差不差的。”
陈先生选择的方式是不买,并借机逃出了店面。在他看来,内地消费者对香港计价重量没有概念,在发生类似事件的药房,店员往往只说一个数字,并不强调它的计量单位是多少,在确认总数时模糊其辞,加上香港大部分药店都用老斤两单位,也就是一斤等于十六两,导致计划的几百元的消费在结算时变成了上万元,而药房往往称重后迅速切片加工,消费者无法退货。
陈先生说,尽管知道逃跑不是正当维权的办法,但是当时确实没有其他选择。
记者咨询香港海关,是否能够帮助内地消费者处理类似事件,工作人员表示,首先要与双方确认消费过程,商家是否尽到说明的义务,来判断是否有违法行为,但如果消费者的最终目的是希望退款,那么需要香港消费者委员会的协助。
海关相关人员这样告诉记者:“我们海关有权利调查你们的案件,香港有《商品说明条例》,用这个条例去调查药店有没有犯法,海关只能调查它有没有刑事的责任,如果有违法的话,我们会根据条例里面给予罚款,最严重是可以坐牢,但是如果要求退款或者赔偿的时候,我们海关就不能利用这个条例去处理了,退货退款是民事的事情,不是刑事,我们海关是刑事的执法部门。”
香港消费者委员会方面表示,最终是否达成退款,也要看店家的回复。
消费者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说:“当然有退款的成功例子,也有很多也是不成功的。现在的情况是比较尴尬的,因为所有都是口头的,没有什么证据的,我们相信你说的话,但是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,我们就没办法再跟进下去,接着可能就要去法庭。”
但是,对于内地消费者来说,在香港诉讼,有胜算吗?国浩天津办公室合伙人方国庆律师说,考虑到往返问题及香港与内地的司法差异,消费者如果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类案件,必须要委托律师。
在香港法院,当事人自己提起诉讼是没问题的,但是对于大陆旅客来讲第一你不会在那儿长待,第二对香港法情况一点也不了解,所以自己提诉讼是很困难的,委托香港律师,律师先看你的资料,先写一个声明,递到法院去,法院看差不多,就签字盖章换成传票,你的律师要把这个递给商家,跟咱们是完全不同的。但恐怕成本挺高的。
但是花费高额的律师费、诉讼费用和精力,去换并不确定的诉讼结果,究竟值不值,恐怕也是内地消费者需要进行考量的。实际上,对于内地消费者来说,到香港购物,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还是自己多加小心。第一要选择正规的、比较知名的药店进行购买,更重要的是,在购买之前,问清楚带计量单位的购买价格,比如一斤多少钱,或者一两多少钱,而不是一个模糊的数字,此外,购物过程中,如果有存在疑惑的地方,要注意保留相应的证据,如果证据材料充足,能够证明店家存在欺诈而不止是双方沟通的问题,那么通过香港海关或者香港消费者委员会,都可以有效解决纠纷。

记者:周益帆
主持人:智鹏、刘蕾
订阅号编辑:冯烁



举报 | 1楼 回复